banner

“千亿俱乐部”扩容记:易方达、华夏领衔座次榜 有“网红”震荡市退潮

2020-04-25 04:38:33 全南配资门户网www.053378.cn 已读

4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早前有三方机构披露了各家基金公司的今年一季度以及去年年末的规模排名数据,但随即接到监管层窗口指导,称不允许发布基金公司规模排名数据。

其中一季度规模增长最大的基金公司是广发基金,广发基金在一季度末的非货币基金及短期理财规模为3543亿元,排在第四位,相比2019年年末的数据,广发基金的规模增长了850亿。

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寻找“帮忙资金”。2017年以前,每到临近年末,不少公募基金寻求“帮忙资金”的“需求单”就开始在圈子里流传。

为什么监管机构对公募基金的排名如此敏感?或许可以从往年公募规模排名战中的种种乱象寻找答案。

按照此前要求,基金评价机构应进一步弱化对公司管理规模的关注,不再公布包含货币市场基金规模的排名数据,转而建立更为科学、全面、合理的基金管理公司评价指标体系,引导投资者及相关方更为理性、客观地看待规模排名,突出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对于财富增长的重要作用。

按照银河证券数据,股票基金的资产净值从2019年底的1.27万亿元增长到1.38万亿元,增长了1070.78亿元,增长率为8.43%;混合基金的资产净值从2019年底的2.07万亿元增加到2.28万亿元,增长了2136.96亿元,增长率为10.33%。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行业发展势头迅猛,但“唯规模论”的评价体系依旧不被监管机构认可。

具体到各类型产品来说,尽管一季度受疫情及市场剧烈波动影响各类型基金规模增长较上季度末均有所放缓,但各类型基金规模平均增幅均在10%以上。

其中嘉实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末的规模为2752亿元,较2019年年末的数据下滑116亿元,是所有基金公司中规模下滑最大的一家。此外,大成基金在一季度规模下滑87亿元,仅次于嘉实基金。

其中排名第一的是易方达基金,规模为4827亿;其次是华夏基金和博时基金,规模分别为4132亿、3677亿,分列第二、第三名。第四位至第十位的公募基金管理人则分别是广发基金、南方基金、汇添富基金、嘉实基金、富国基金、中银基金以及招商基金。

而按照往年模式,都是基金公司年末将规模数据报给基金评价机构,但2019年,监管层已禁止基金公司提前向评价机构公开数据。

按照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底,全市场公募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公募基金资产净值合计16.64万亿元,规模再创新高。

但现在,公募基金年报、一季报已经发布,此时叫停评价机构公布规模排名数据,显然是监管层进一步收紧了针对公募基金规模数据披露的管控。

此外,债券基金在一季度末的资产净值为4.71万亿元,较2019年年末增长了4686.49亿元,增长率为11.06%;货币基金则在一季度增长了超过一万亿的规模,增长率为15.46%,规模增长至8.17万亿元。

具体到股票型产品来说,一季度亦迎来大爆发,多次出现“一日售罄”的爆款基金。

相比去年年末的数据来说,多家基金公司在一季度的非货币基金及短期理财规模均表现为继续增长。

就各家基金公司情况来看,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按照剔除货币基金和短期理财基金的规模,共有27家公募基金的管理规模突破千亿。相比2019年年末的数据,再度增加了一家。

事实上,此前监管层也多次针对基金评价机构提出要求,要求评价机构弱化对公募基金管理规模的关注。

此外,Wind数据显示,也有41家基金公司一季度的非货币基金及短期理财规模表现为负增长。

公募基金一季度座次出炉。

银河证券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首募基金资产净值最高的基金公司就是广发基金,广发基金一季度主基金数量为11只,首次募集基金资产净值为371.59亿元;排在第二三位的则是易方达基金以及华夏基金,两家基金公司一季度的首募基金净值分别为301.72亿元和271.5亿元

除了新发产品之外,存量产品也有明显增量。

在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负责人胡立峰看来,虽然一季度我国经济金融生活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影响与强烈冲击,但是公募基金行业却迎来了历史最高纪录。

而曾推出多只爆款基金的兴全基金,其在今年一季度的非货币基金及短期理财规模亦出现下滑。数据显示,兴全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末的规模为1451亿元,较2019年年末缩减57亿元。

数据显示,整个一季度共有239只新基金发行,其中股票方向基金新发行数量为139只,募集规模3220.47亿元,创下股票方向基金发行的历史最高季度纪录。

譬如广发基金,以2019年的公募业绩冠军刘格菘管理的几只产品为例,刘格菘2019年业绩“霸榜”的三只基金,广发双擎升级、广发创新升级以及广发多元新兴在一季度又迎来大量资金申购。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三只基金的规模分别达到143.82亿元、99.96亿元以及75.65亿元,较去年年末的规模分别增长了109%、73%以及210%。

今年一季度各类型基金的资产净值规模较2019年底均表现为增长。

“管理规模并不是评价投资管理能力的关键评价指标。”基金业协会方面明令指出。

事实上,虽然货币基金收益不断走低,但货币基金规模在今年二月份以来重回8万亿,并且在一季末规模继续增加。这也是2019年3月以来,货币基金规模再次回归8万亿高点。

就基金公司来看,迈入“千亿俱乐部”的公募基金管理人数量继续增加。其中易方达基金、华夏基金两家基金公司剔除货币基金及短期理财产品的管理规模已超4000亿元,领跑排行榜。

事实上,早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监管层在去年下半年就叫停了公募基金规模数据提前泄露。

此外,易方达基金、华夏基金两家公司一季度的非货币基金及短期理财规模增长也超过了700亿元,分别为776亿元和717亿元。

这意味着,监管层针对公募基金规模披露的管控更加严格。

“具体到各个基金类型来说,债券型基金规模上升,一方面由于新基金成立,另一方面源于一季度债券型基金表现较好,收益上行带动基金净值规模上行;另外货币基金一般在A股市场表现偏弱的环境下呈现上行,一月份市场震荡,也增加了避险需求。”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表示。

事实上,虽然行情波动调整,但一季度公募基金的发行也出现了一个小高潮。银河证券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共有239只新基金发行,募集规模为5160.41亿元,创下了1998年以来的季度最高纪录,超越了2007年与2015年两个高点。

更早之前,2017年,监管层宣布取消了公募基金货币基金规模及单项排名评价。不仅仅是对货币基金规模的排名限制,随后在2018年,监管层又要求将短期理财产品剔除产品规模排名。

“之前不少公募基金找过来说需要冲刺货币基金申购量,向我们寻求合作,会根据申购量给与一定比例的报酬。”有券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虽然这种方式“高效快速”,但一到下一年年初,帮忙资金撤离的时候,“裸泳者”也会浮出水面。譬如此前货币基金规模并未排除在外,不少公募基金都在年末有“冲规模”动作,转眼却在一季度出现规模的大幅缩水。

规模再创新高“千亿俱乐部”再扩容监管层严控规模口径

在2018年年末基金业协会组织的基金评价业务座谈会中,协会要求基金评价机构弱化对公司管理规模的关注,细则包括不再公布包含短期理财债券基金规模的排名数据,基金管理公司也将不能通过各类渠道宣传短期理财债券基金的规模排名及收益率等。

因此,公募基金的2019年度规模数据并未如往年一样得以在2019年12月31日就发布。

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行业的规模排名,依旧是一个重要考核指标。为了规模数据更加好看,种种问题也在积压。

按照一季度新发基金的情况来看,广发基金、易方达基金、华夏基金也排在前列。

但是这一次扩容,是否会在业绩上为投资人带来正反馈,犹未可知。